孙小果继父是谁是什么职位,孙小果亲父为什么没人敢说

孙小果继父是谁是什么职位,孙小果亲父为什么没人敢说

  近期大家对于孙小果一案又持续关注了,很多人都觉得孙小果能够死而复生是因为其爸妈能够一手遮天,对于孙小果父母的职位非常关心,据说孙小果的妈妈是和继父一起的把他从死刑改判20年的,那么孙小果的继父是当了什么官呢?下面就跟随小编一起来了解一下孙小果继父是谁是什么职位,孙小果继父为什么对他那么好,孙小果亲父为什么不敢公布。

  孙小果继父是谁是什么职位

  广受关注的孙小果事件最近被很多媒体报道,那么最新的消息是什么呢?通过媒体的不断挖掘,孙小果背后的一些情况,比如说家庭背景等被媒体曝光:

  就在5月28日,云南扫黑除恶相关部门宣布,孙小果母亲孙鹤予曾经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民警,而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曾任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

  也就是说,孙小果的母亲和继父都曾任职公安部门,继父还是副局长。后来,孙鹤予因包庇孙小果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他的继父李桥忠也因帮忙办理取保候审被撤职,但6年后又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在任期间,其先进事迹多次被报道,直到2018年10月退休。

  孙小果的案子发生在25年前,可以说他恶迹斑斑,他因强奸被判3年,但在监外执行,3年后又强奸3人,还用竹筷和牙签刺女性乳房,以及毒打拒绝发生性关系的幼女,结果被判死刑,但又因“发明专利”减刑出狱,后来还开了多家夜店。因为他的经历太过“传奇”,所以很多网友猜测他是不是有什么厉害的背景。

  而值得注意的是,孙小果并没有一个传言中“当大官”的亲爹,其亲爹实际上只是昆明市某单位职工,他在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去世。

  而孙小果的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也都是普通的职工,并没有显赫身份,其实孙小果最大的“靠山”应该就是他的继父了,他曾经担任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后来又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多次受到表扬。

  孙小果此次被查前后,李桥忠已被有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

  孙小果继父为什么对他那么好

  2019年5月28日,云南官方通报了引起全国关注的孙小果案进展,终于提到了孙小果的生父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82年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这与此前孙小果的生父有大背景的传闻相去甚远。

  通报中这么说孙小果的生母:孙鹤予,曾用名孙学梅,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1998年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犯罪被开除并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至于继父李桥忠,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从部队转业任昆明公安局五华分局副局长,1998年因在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2004年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10月退休。

  从这份履历中,你能看出什么?只是生母、继父背景平平却有屡屡大事化小、化险为夷的本事吗?我还看到了一点——这个继父李桥忠对他们母子不是一般的好啊,莫非是真爱?

  且看:李桥忠2018年退休,以此推断这一年他满60岁,那么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时就是34岁,在部队工作,是副团或者正营级干部(1996年转业时是副团级)。这时的孙鹤予年龄未知,但孙小果生于1975年,此时17岁,估计孙鹤予40岁左右,李桥忠年龄大是肯定的。

  那么,李桥忠是怎么想的,愿意娶一个比自己年龄大的、还带着个17岁儿子的女人?李桥忠之前是否结过婚?有没有孩子?按当时的计生政策和孙鹤予的年龄,他们结婚后恐怕是不会生孩子的。

  另外,1997年12月9日,云南本地媒体曾刊发《可怜天下父母心——孙小果父母访谈录》,其中提到孙小果有个亲哥非常优秀,23岁就成为武警警官。

  从年龄和“亲哥”这个称谓来看,这肯定不是李桥忠的孩子,那就是孙鹤予在孙小果之前还有个儿子了。也就是说,1992年孙鹤予和李桥忠结婚时已经有两个儿子了,小儿子都17了,34岁的李桥忠得有多爱孙妈妈啊?结婚两年后,孙小果因强奸被捕,在部队里的李桥忠居然还不顾风险帮着给孙小果脱罪,有几个继父能做到这种地步?

  孙小果家究竟有多大的势力?

  孙果果的案子,2019年12月15日,19名涉孙小果案的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被判刑。

  这19人,分别被判刑二到二十年。

  云南官方披露: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05年6月至2008年,李桥忠(孙小果继父)、孙鹤予(孙小果他妈)为达到通过再审让孙小果获得较轻刑罚的目的,先后分别多次请托时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立案庭庭长田波及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审判监督庭庭长梁子安对孙小果申诉再审立案及审理提供帮助,并分别向二人行贿。田波、梁子安接受请托后,为二人出谋划策,并在案件办理过程中徇私枉法,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违反规定为孙小果申诉再审立案及审理提供帮助。2007年至2008年初,李桥忠、王德彬请托时任云南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二处副处长袁鹏(另案处理),并向其行贿,为孙小果再审从轻处罚说情、打招呼。

  2004年至2009年,在孙小果服刑期间,时任云南省监狱管理局政委、省司法厅副厅长罗正云受李桥忠、孙鹤予请托,并收受其贿赂,安排、指使时任云南省第一监狱政委刘思源等监狱干警对孙小果予以关照。在罗正云、刘思源的关照下,孙小果在省一监服刑期间多次受到记功、表扬,2004年至2008年均被评为“劳动改造积极分子”。其间,刘思源两次指使省一监下属干警对不符合减刑条件的孙小果报请减刑以及为孙小果利用虚假实用新型专利减刑创造条件、提供帮助,致使孙小果三次受到违法减刑。

  2008年,李桥忠、孙鹤予分别与时任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副庭长陈超、省一监总工程师王开贵共谋,通过发明创造认定重大立功为正在省一监服刑的孙小果减刑。王开贵帮助提供“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的设计材料,在时任省一监七监区教导员贝虎跃、管教干警周忠平等人的帮助下,同监服刑人员按图纸制作出模型,周忠平帮助将模型带出监区。2008年10月27日,孙鹤予以孙小果名义委托昆明大百科专利事务所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实用新型专利。2009年5月6日,孙小果获得“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实用新型专利。

  因孙小果在省一监多次违规获得减刑,引起监狱相关部门和人员的质疑反对,为达到再次违规减刑的目的,2008年底,李桥忠、孙鹤予请托刘思源,与时任云南省第二监狱副监狱长朱旭共谋,将孙小果从省一监调至省二监。后孙小果向省二监提出认定重大立功申请。时任省二监十监区副监区长文智深、干警沈鲲与时任省一监狱政科科长杨松、七监区教导员贝虎跃、管教干警周忠平等人徇私舞弊,弄虚作假,为孙小果减刑提供帮助并报请法院减刑。2009年11月9日,陈超作为孙小果重大立功减刑案的审判长,在明知实用新型专利并非孙小果本人发明的情况下,徇私舞弊,仍以此认定孙小果有重大立功情节,对孙小果裁定减去有期徒刑二年零八个月。

  孙小果减刑过程中,上述被告人多次收受李桥忠、孙鹤予财物及吃请。

  屡次违规减刑出狱后,孙小果并未收敛,再次犯案。

  2018年7月22日,孙小果涉嫌故意伤害王某涛案,在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菊花派出所办案过程中,时任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局长李进分别接受孙小果朋友孙冯云、孙小果继父李桥忠的请托,授意菊花派出所所长郑云晋等人对孙小果不予羁押,并取保候审。郑云晋在明知孙小果不符合取保候审条件的情况下,仍于2018年8月30日为孙小果违法办理了取保候审。孙小果被取保候审后,实施了伪造证据材料及编造从轻、减轻情节等严重干扰司法活动的行为。其间,李进、郑云晋分别收受了孙小果和孙冯云所送现金。

  孙小果案发后,李桥忠请托时任云南省公安厅刑事侦查总队副总队长杨劲松打探案情,杨劲松收受李桥忠所送财物。经查证,杨劲松还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了他人巨额贿赂。

  除了这19人具体参与了违法给孙小果减刑的运作中,云南还有更高级别的官员涉案。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利用担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职权,在孙小果案申诉再审过程中,徇私舞弊,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致使孙小果由死缓被改判有期徒刑二十年。

  除了副部级的赵仕杰涉案以外,云南省还有5名厅级官员参与其中:

  2006年6月,冯家聪在担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务司法委员会主任期间,利用职务影响干扰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申诉案启动再审,造成严重后果和影响;

  2006年,刘明在担任临沧市委副书记、市长期间,受李桥忠请托,请时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赵仕杰为孙小果再审改判提供帮助,收受李桥忠送给的财物;

  2007年9月,郑蜀饶在担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期间,在主持召开审判委员会研究孙小果案再审改判过程中,违规提议将对孙小果的刑罚由死缓改判为有期徒刑二十年,审委会通过其提议,造成严重后果和影响;

  1999年3月,孙小虹在担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期间,在孙小果案二审过程中,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未能坚持审判独立原则,将对孙小果的刑罚由死刑立即执行改判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造成严重后果和影响;

  2004年至2007年,许绍政(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在担任云南省委政法委办公室主任期间,收受四川王氏集团法定代表人王德彬给予的财物,帮忙介绍时任云南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二处副处长袁鹏与王德彬、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认识,在袁鹏为孙小果从轻处罚说情、打招呼过程中,受王德彬、李桥忠所托,许绍政曾电话向袁鹏问过情况。

  仔细看了这些官方披露的信息后,我有几点很困惑。

  首先,李桥忠作为孙小果的继父,为何会为了嚣张跋扈、凶残暴虐的继子孙小果如此尽心尽力找这么多关系、给他操作减刑等严重违法犯罪的事情?

  如果不是有更大的力量在背后运作,那李桥忠可算得上是天下第一好的继父了。

  还有一点让人也很困惑,就算李桥忠确实对很爱这个继子,或者是因为太爱李小果的母亲孙鹤予,被枕头风吹晕了头出面运作减刑这些事,但李桥忠曾担任过的最高职务是昆明一个区城管局局长,只是一个科级干部,他哪里来如此大的能量可以搞定云南政法系统如此多厅处级官员甚至副部级官员?

  有钱能使鬼推磨?以李桥忠和孙鹤予的身份,他们两个人不可能有足够多的钱能收买这么多比他们级别高的政法官员。而且,有多名云南的高官并没有受贿情节。

  中纪委的通报中,没有提到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在孙小果违法违规减刑案中有受贿的行为,那么堂堂的副部级官员为什么会出面干预这样一个案子呢?另外5名厅级官员,也没有被通报有受贿行为,他们又为什么会出面帮助孙小果减刑呢?

  这些人受到的惩罚是什么呢?

  赵仕杰被留党察看一年,按二级巡视员确定其退休待遇。冯家聪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刘明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郑蜀饶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孙小虹受党内警告处分,许绍政受党内警告处分。

  如此恶劣的情节,如此而已?

本站文章除注明原创外均整理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发布时已注明来源,如有错误或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本文链接:https://www.hapiquan.com/info/79434.html

(0)
上一篇 2022年8月4日 13:54
下一篇 2022年8月4日 14:04

相关推荐